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小说专区  »  武侠情色  »  《奴场上的奴姬》(九)三穴浣肠
《奴场上的奴姬》(九)三穴浣肠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

地址发布页:地址发布页:
十五年前,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,一切都是这么地纯洁。“咦?雷恩,你怎么也溜出来啦?”喧嚣热闹的市镇夜晚之中人流涌动,一
个金发的小女孩在拥挤的人群中间拼命挥舞着小手,向前方两个贵族模样小男孩
示意。“说什么呢,既然你和卡米尔都来了,我怎么甘心一个人呆在王宫里?”“所以你就硬拉着我,让我帮你逃出来?我可说好了的,如果再次挨训我绝
对不陪你了!”金发的小男孩气喘吁吁,显然之前两个人逃出来费了不少力气。“好啦好啦,到时候再溜回去就行了,没人会发现的。”另一个男孩吐了吐
舌头。“可是,好像已经被发现了呢?”小女孩指着指他们身后,几个满头大汗的
侍女正在费力越过拥挤的人群。“雷恩王……哦,少爷,快回来!”“不好,我就说这个方法不行的!”金发的小男孩吓了一跳。“别说这个了,快逃啊!!”说罢,另一个男孩拉着女孩的手就往人群里
钻。三个小孩子就像三只机灵的小仓鼠一样,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之中,只留下那
几个满脸铁青的侍女仍然在人海之中费力地挣扎着,叫喊着。……“哈哈哈哈,今天玩得太快乐了。”深夜的小山丘上,满脸泥巴的小男孩向
他的同伴傻笑着。“嗯,嗯。”金发的小女孩不停的点着头,此刻她的脸上也涂满了泥巴,整
个人脏兮兮的。“以后我们三个人也要一直这样,永远永远不分开好不好。”“好的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金发的小男孩拼命点着头。“太好了,那么……”小男孩扑通一下从地上跳起来,他伸出小拇指。“来,大家勾手指!”“嗯,勾手指!勾手指的话,以后大家就不会分开了。”“好啊好啊,我也来。”小女孩也高兴地跳起来。十年前,男孩和女孩的羁绊变得越来越深,他们开始有了梦想。“卡米尔,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阿塞蕾亚著名的蓝宝石湖边,男孩如此问女
孩的哥哥。“我嘛,希望阿塞蕾亚变得越来越富强,人民能够安居乐业,脸上充满欢
笑。雷恩你呢?你的国家已经很强大了,你的梦想应该和这个无关吧。”“嗯……”男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我没你这么了不起,我最想要的梦
想其实是……咳,其实是……娶……娶琳蒂斯为妻!!!!!!!!”他憋红了
脸的几乎是用喊的叫出了这句话。“啊!”女孩被男孩的话吓了一大跳,她的脸更红,怯生生地躲到哥哥的背
后,“雷恩你真坏!”“我是说真的,不骗你!”“哈哈哈。”哥哥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,“看我妹妹脸红成那样,但如果是
你雷恩的话,我这个哥哥就同意把妹妹嫁给你。”“哥哥!”女孩撒娇似地捶了捶哥哥的背,“我不是你们的东西啦。”“对了,说起来琳蒂斯的梦想是什么呢?”男孩突然问起。“我嘛……”女孩将头望向天空。她的梦在远方……五年前,女孩已经长大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而当年的男孩们也成长为英
姿勃发的青年。“哎,等一下,别这么拉我嘛。”“快一点,不然卡米尔就撑不住了。”青年拉起少女的手开始在树林之中飞
奔。“你们到底背着我在干什么呀?”“一个惊喜,对你来说最大最大的惊喜,我保证!”穿过树林,突然印入少女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山泉瀑布。而在瀑布的另一
边,一匹纯白的马儿正在水边静静地吃草,这是一匹漂亮的马,但更特别之处在
于它的背上长有一双雄伟的白翼。而女孩的哥哥则微笑地站在一旁,身上布满了
尘土和伤痕,朝他妹妹点头。“飞马,这不是飞马吗?我以前只在书上见到过,啊,它太美了。”女孩清
澈的眼神中发出了兴奋的光芒,全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。“快。”男孩从后面推了她一把,“去吧,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?你做梦都
想的是什么,快点吧,只有最纯洁的少女才能骑在飞马背上,你最适合它了。”“嗯,谢谢你们,对我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礼物,我真的好高兴好高兴。”少
女兴奋地向前奔去,湖水溅湿了衣服,但她毫不在意,继续向前奔跑。此时湖边
的飞马也突然回过头,看着向自己跑来的金发少女,然后就像回应着少女的呼唤
一样,原本平静的飞马突然昂首嘶鸣,张开了那雄伟的洁白羽翼。然而无论梦境多么地真实,多么地让人留恋,人终究还是会回归现实的。“哥哥,雷恩……请赐于我勇气,保祜我吧。”一如既往黑暗的牢房中,琳
蒂斯静静地拭去了眼角的泪痕,她知道现在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。************“啊,求求你饶了我吧,已经第四管了,这样下去我会坏掉的!”琳蒂斯整
个人被高高吊起,用粗绳系在头顶的粱柱上面,因为身体重心的关系上半身有些
前倾,于是高高抬起的雪白臀部就更引人注目了。一个高瘦的男子站在女孩身后,此时正饶有兴趣地用一根粗大的透明管将满
满的红色液体推入女孩可怜的肉洞之中,这些特制的辣椒油一进入她的身体内,
就立刻带来一阵阵火烧一般的痛楚,引得琳蒂斯不断发出痛苦的呼声。“坦白说,我实在是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在奴隶市场上将你买下。”男人
叹息着摇了摇头,然后色情地在公主肥大的屁股上抚了几下之后,就后退到一边
欣赏着可怜女孩不断扭动屁股哀求的样子。“巴尔曼会长,求求你,我快不行了,放过我吧。”大量浣肠所带来的痛楚
已经不是咬咬牙就可以忍受过去的了,强烈的便意一次又一次冲涮着女孩已经脆
弱不堪的神经,让她痛苦地发狂。琳蒂斯知道这个男人,巴尔曼会长可以说是整个塞拉曼最有权势的商人之
一,他和他的工会掌控着四成以上的武器交易量,是个彻头彻尾发着战争财的武
器商人。大量的财富让巴尔曼的生活变得富裕而糜烂起来,而玩弄女人就是他目
前最大的嗜好。“傻瓜,又有哪个男人听到如此动人的尖叫,会选择放手?”“但是……但是……”女孩已经语不成声。巴尔曼根本就无视女孩的哀求,他转身开始注入第五管液体。“哦,不不不,求求你不要啊!!!!”巴尔曼用一支手牢牢控制住琳蒂斯激烈晃动的屁股,然后用力将注射管一把
插进女孩身体后面的洞口,将红色液体再一次输进了公主的体内。此刻琳蒂斯的
腹部已经像一名怀胎数月的孕妇一样剧烈膨胀,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自己
究竟被注入了多少液体,现在她唯一想做的就是如何减轻这股身体的痛楚。渐渐
地,连尖叫哀求声也变成了沉重的喘息,头上的汗珠开始像雨水一样滴下来。“太美了,琳蒂斯公主啊,你知不知道自己那凄惨的模样多么让人心动?劳
伯斯真是捡到了一张最好的王牌啊,我相信即使明知道这是有代价的,但仍然会
有无数人愿意跳进来。”然而琳蒂斯此刻根本就听不见他的讲话,可怜的公主现在真是比死还要难
受,肚子越来越涨,可怕的液体在里面不断翻滚,强烈的便意让她几近发狂,但
是她却必须强忍着这股排泄感,因为巴尔曼威胁她如果自行泄出来的话,就会给
她更严重的惩罚。琳蒂斯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弄死,但她没有选择。“据说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比任何人都要坚强,让你证明一下自己吧。”
说罢,巴尔曼退后几步开始用鞭子对准女孩丰满的臀部抽打起来。“啪、啪。”很快淡红的鞭印就出现在了原来雪白的肉体上,形成了鲜明的
对比。“啊!啊!不行了,快停手,求求你!”巴尔曼抽打的非常用力,甚至将琳
蒂斯整个人抽得直打转,被皮鞭如此惨忍地抽打让女孩差一点就失去了对排泄感
的控制,一丝红色的液体从公主美妙的下体中射出,不过幸好她马上就夹紧自己
的那里,终于没能泄出来。“还……还……还要等到什么时候,我真的受不了了。”这是实话,从琳蒂
斯几近扭曲的表情来看,她确实到达了极限。巴尔曼后退几步,移动公主身体的
侧面。“好了,尽情地泄出来吧。”男人冷笑着命令道。“啊!!!!!!!!!!!”只见琳蒂斯发出了解放一般的悲鸣,她赤裸
的肉体开始抽搐起来,然后灌满整个腹腔的红色液体就如有开闸泄洪一样从她的
后庭喷涌而出,在空中洒过一道红色的喷雾,洒在了地板之上。正当琳蒂斯以为自己已经解放,享受着排泄的快感的时候,一个巨大的木塞
突然被塞进了自己那还在不断喷撒汁液的肉洞之中。“哦,不,你干什么!!不要塞上啊!!!”琳蒂斯疯了一样哀号着,短暂
的快感之后是一种极大憋屈,她的腹部仍然有如怀胎十月的孕妇一般肿涨难受。这是一种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感觉,琳蒂斯这才发现身后的男人不仅仅是个暴
发户这么简单,而是个精通医理丧心病狂的虐待狂。他懂得如何将可怜的猎物玩
弄到濒临崩溃的边缘而又不让她真正坏掉,只是让其在绝望和无助中挣扎,然后
嘲笑着将猎物的身心啃地连渣都不剩。不过他现在当然不会这么做,他和劳伯斯有约在先。巴尔曼看了看眼前虚弱
不堪受尽折磨的肉体,他明白还可以让她更接近极限一点。于是男人笑着取出一
桶凉水,然后拿出一根细细的软管直接插进了公主的尿道里面。“哦,先等等,我忽然想到个更好玩的把戏。”巴尔曼忽然抽出软管扔在一
边走开了。“哎?”琳蒂斯有些吃惊,不好的预感出现在她心头,女孩努力地转过头,
正巧看见富商拿了一串珍珠项链一样的东西走到自己面前。“劳伯斯虽然说你的肛门开发过了,不过好像还是很紧嘛。”巴尔曼会长笑
着拍打了一下女孩高高翘起的丰臀,然后伸出一只手插进琳蒂斯那窄小的菊门
口,在里面翻转绞动了几下之后,竟然弓起指头抠挖起来。“不要,好难受啊。”琳蒂斯痛苦地哭求着,男子的指甲不断摩擦着自己肛
门内娇嫩的肉壁,带来了一种混夹着瘙痒的奇特刺激感。然而巴尔曼会长似乎非常乐衷于这种有趣的小把戏,他稍稍扩大了女孩的菊
蕾之后,微笑着将第二根手指也挤进了她可怜的菊蕾之中,然后把玩似的来回抽
动翻转。“呜……”随着手指头的继续伸动,琳蒂斯的眉头锁得更紧了。两行热泪从
她秀美的脸颊旁流下,似乎这是可怜的女孩唯一表达屈辱和痛苦的方式了。手指的绞动忽然停止了,然而在下一个瞬间一个冰冷的圆物就突然顶在了自
己的肛门口,女孩还没来得及大吃一惊,圆物就随着男子手指地用力推动,被挤
进了自己那窄小的菊门。琳蒂斯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圆珠推挤自己肉壁的感觉,
异物地进入让她害怕地发狂。第二个,第三个,随着巴尔曼会长手指有频率地弹动,一个又一个光滑冰冷
的珍珠滑进自己原来容积极小的肛门内,身体内部明显变得沉重起来,鼓鼓囊囊
地挤成一堆。然后突然间,伴随着巴尔曼会长快乐的大吼声,整串珍珠又飞快地
从自己的肛门中抽出,一个又一个浑圆的珍珠撑开半闭着的菊门带着粘稠的银丝
离开那个粉色的小洞,给女孩带来一阵连绵不绝的冲击和性快感。“啊!!!!!!!!!!!!”一连串的刺激让女孩差点进入高潮,琳蒂
斯禁不住弓起腰发出混杂着快感和痛苦的尖叫,原来塞在女阴处的木塞也被挤出
了一截。“看,这种表情才对嘛,看你接下来怎么忍。”巴尔曼笑着,然后色情地揉
了揉琳蒂斯那美妙丰满的双乳,然后对准女孩的脸颊吻了下去,“继续忍吧,你
那微不足道的坚强太让我兴奋了。”珍珠串又一次被推进了女孩饱受蹂躏的肛门,等到最后一颗也被推进自己身
体内之后,琳蒂斯紧咬起牙齿,准备应对即将袭来的一连串冲击。“怎么?看你的表情似乎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?”巴尔曼会长恶毒地笑了
笑,他伸手两颗手指头掂住最末尾的一个珍珠,然后紧紧挟住珍珠直接把串起珍
珠的丝绳给抽了出来。没有了丝绳的束缚,一个个浑圆的珍珠就这么纷纷滑进了
肉洞的深处。琳蒂斯也明显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常,当珍珠开始滚动的时候,她尖叫起来。“这样这些小珍珠就留在你的身体里了。”不等女孩回答,那个冰凉的软管
再一次刺进了她的肛门。“啊!你,你还要干什么?”冰凉的触感让女孩猛地一震,她猛烈的挣扎拼
命想要夹紧大腿,然而这又怎么可能?于是冰冷的凉水就这样灌了进来,与另一
边灼热的辣椒油形成了一冷一热双重的刺激,同时公主还绝望地忍受着膀胱内部
有如针扎一样的痛苦,原来就肿涨的小腹也像要被撑爆了一样。“哈哈哈,这样的感觉又怎么样呢?”巴尔曼大笑着用双手抓起女孩的丰
臀,上下前后左右用力摇晃起来了,琳蒂斯此刻被腹部越来越强烈的胀肿感吓住
了,她屏住了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“饶了我吧,求求你。”琳蒂斯无力地哀求着,她已经被这种痛苦和屈辱彻
底击垮了。随着下体地不断晃动,她的肛肠内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在随着身体的晃
动而绞动,痉挛;而不断翻滚撞击自己内壁的珍珠更让她有如地狱一般。正当女孩因为极度的惊恐而失去理智之时,第三根软管突然神不知鬼不觉的
慢慢碰触到她还空着的尿道,然后蛇一般伸了进去。“不要,真的不要再灌了,我要死了!!!”单是辣椒油所带来的火辣辣的
痛触就让公主痛不欲生,同时巨大的尿意也开始与之跟进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。但慢慢的,琳蒂斯发现注入尿道的第三种液体也同样可怕,自己的身体竟然
开始有了变化,下体变得越来越敏感,一股快感开始袭上她的全身。“这次是强烈的催情药,徘徊在快感和痛楚上的感受我想一定很美妙。”武
器商人笑着伸出手摸了摸像水袋一样剧烈晃动的肚子,还开玩笑般地按了几下!这一按可不得了,瞬间辣痛、快感,和尿意一齐因为女孩注意力的分散而同
时涌向她的大脑,折磨着全身的神经。正当琳蒂斯被这种剧烈的性虐酷刑摧残得
几近失神的时候,两个不同大小的木塞猛然间塞进了饱受蹂躏的剩下两个肉穴。“哦,不……快拔出来,我真的会这么死掉的!”琳蒂斯虚弱地哀求。“是啊,如果这么一直塞住的话我也不清楚结果会怎么样,不过我相信人类
的求生本能。”巴尔曼惨忍地托起女孩的下额,“这两个木塞的确又长又紧,然
而如果你不断用力地挤,我想总是能挤出来的吧,到时候我不会再阻止你了。我
说到做到。”“不要,求求求,这根本就办不到!我会死掉的,求求你,拔出来吧。”女
孩的悲鸣夹杂着男子得意地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。……************这是一个灿烂的中午,温暖的阳光洒在武器商人的庭院里,在与其他富商享
受完了美味的早餐之后,巴尔曼终于悠闲地踱着小步回到了房间。打开门,第一
眼就可以看见房间中的琳蒂斯仍然保持着双臀高翘,吊着双手的凄惨模样。此时,她已经晕了过去,湿漉漉的液体洒满了整个房间,三个长长的木塞正
如所料的那样被挤飞到了地上,一颗又一颗沾满着粘液的珍珠也纷纷散落到了地
板上。她是怎么挤出来的呢,富商发现自己错过了最有趣的部分。他决定再试一次,他非常想看看她是怎么哭着扭动屁股将那三个木塞挤出来
的,怎么喷出这么多珍珠的,这一次他一定要亲眼看着。……************“公主,你还好吧?”阿鲁提着油灯,怜惜地看着眼前女孩,“从昨天到现
在,那群没有人性的家伙到底做了些什么,可以把你折磨成这样?”“阿鲁,不用再说这个了。我先前交待你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琳蒂斯缓缓抬

    我们不生产AV,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!
   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
   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
   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